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最新新闻 > 详情

浙江新闻:《映像 | 竺可桢创建的这家医院 曾居住过马一浮丰子恺》

发布时间: 2017-11-06 17:40:33   发布者:宣传中心   来源: 浙江新闻 浏览次数:

孟浩然咏诗: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江山留胜迹,我辈复登临。
在我们身边,有很多地方、许多人,曾在历史的画轴中闪耀。当千百年后,我们再次矗立于此,虽高楼大厦,却终遮掩不了过往的斑斓岁月。
70年,在历史上,仅是一瞬。我们回顾过往、追溯前生,是为了更好地企及未来。今天,我们要讲述的,是一段关于一家公立医院前世今生的故事。

1947年11月1日医院开幕时病房

今年,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建院70周年,为纪念这一时刻,浙大一院重新修建了院史馆,将于不久后开放。

从第一帧合影,第一份干部任命书,第一份病历,第一张院情调查表,第一枚医院公章……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走进崭新的院史馆,目睹在医院诞生时留下的珍贵史料,它们倾诉着一段医疗领域光荣与梦想的征程。

1947年11月1日浙大医院开幕时大门

竺可桢亲手创建 “南方协和”弄堂起步
“要把浙江大学办成综合性大学,就必须有医学院,而且在文理学院的基础上,办医学院更为理想。”

在浙大老校长竺可桢的倡议下,1947年3月,医学院正式批准成立。4月,浙江大学购买直大方伯巷(旧称“头发巷”)田家园6号和9号王姓住宅,作为医院用房,计地3亩8分。

经半年修缮,当年11月1日,由竺可桢亲自创建,国立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(简称浙大医院)正式开院应诊,成为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前身。

国内传染医学泰斗王季午任医院第一任院长,并坦言要将其打造为“南方协和”,而这次任命,也奠定了浙大医院传染学科未来70年的国内龙头地位。

传染科创始人-著名传染病专家王季午教授

开业当天下午,竺可桢先生携夫人参加附属医院开幕仪式,并与医院66位员工留下了一帧合影。在这张珍贵的黑白合影中,所有男士都身穿西服,打着领带,女士都留着波浪式卷发,看起来颇有精神劲儿。

很难想象,这张照片背后的文化一直传承到现在。至今,浙大一院每一位男士都打着领带,每一位女士都化着淡妆。领带文化似乎成为“浙一人”约定俗成的规矩。

浙江日报前身东南日报中缝的广告

开业翌日,《浙江日报》的前身《东南日报》,在中缝位置刊登浙大医院广告,让这座新生医院第一次展露在公众视野前。

但开院之初,设施简陋,举步维艰。由于缺乏政府资金的支持,医院缺医少药,财力不济。

浙大医院所在的明确地址

当时医院仅有医生23人,门诊分为内、外、儿、妇产、五官、牙科和皮肤科,辅助科室是三大常规检查、X线透视和摄片,病床仅有65张,日门诊量最高纪录是65人次。

据记载,当时王季午为了解决医院药品和设备短缺问题,每个月多次奔波于上海、南京等地,向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、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和美国医药援华会申请药品和临床、科研仪器设备。

依靠自己的人脉关系,王季午从全国各地聘任了一批知名教授来院工作,如解剖学王仲侨教授、生理学李茂之教授、放射学张发初教授、内科学郁知非教授等,为学科建设播下优异的种子。

国立浙江大学校刊刊登浙大医院信息

王季午把医学院作为育人基地,录取新生严格挑选和把关,学制定为七年,实行学分制,提倡自学,独立钻研,学生还可跨院系选修课程。

在王季午院长的带领下,医院全体员工同心协力,使医院在人才、技术、设备、管理等各方面实现了短期内快速起跑。

1948年,国民党败局已定,军政官员乱作一团,纷纷忙于寻找退路。王季午院长率领医院上下,专心致志地建设医院。原病房楼由二层改造为三层,医院规模、门诊和住院人次不断扩大。

国立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之钤记

1949年5月3日杭州解放,医院获得新生。到1950年,日门诊量已达300人次。

如今,历经多次重组,三次易名,浙大一院在其曲折逶迤的发展历程中,已发展成为国家一流的医学中心,成为中国器官移植资质最多最全、国内开展机器人手术科室最多、连续多年传染病学科排名第一的综合医院,真正实现当年的办院初衷——打造成“南方协和”。

田家园旧貌


挖掘6处历史遗存 文化无处不在
一家公立医院的发展,始终离不开文化的熏陶指引。文化,就根植在浙大一院的建筑群深处。

也许你行色匆忙地在浙大一院挂门诊,无暇用眼睛仔细观摩这里的一花一木,但那些在院内至今可见、可触摸的古迹遗存,将我们带向另外一个“桃花源”。

你或许还不知道,在浙大一院庆春路院区地上地下共有6处历史遗存:清末时期的杭州稠业会馆旧址、晚清时期的小八千卷楼、清同治年间古庆春桥的二条石桥额、古河道、南宋四眼古井、老浙大唯一尚存的古建筑——清末时期的老浙大电机系楼。

小八千卷楼

这些散落在医院地界内的历史“遗珠”,无不为我们再现当年的商业、文化、市井与教育,为我们唤醒尘封的文化记忆,这些文化记忆也逐渐融入浙大一院的医院文化。

在浙大一院最里面,位于住院部附近,有一幢不起眼的米色建筑,一侧墙面上还悬着一块“田家园”字样的蓝底白字的地名牌。“田家园”,浙大一院建院前这里的地名,诉说曾经发生的一切。

1956年,浙大一院首任院长王季午先生出席全国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,受到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(自上往下第三排左一为王季午)

值得一提的,当属院内的“小八千卷楼”,这是一幢古色古香的二层小楼,楼旁有一棵百年广玉兰。

“小八千卷楼”,是晚清著名藏书家丁丙在“田家园”内所建的三幢藏书楼之一。1887年,丁丙在田家园一口气修了三座书楼,前面一楼五间称“八千卷楼”,后面一楼五间称“后八千卷楼”,又在旧屋西边新盖一楼三间,称“小八千卷楼”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郁知非院长(前排右二)带领医疗队下乡服务

三幢藏书楼,蔚为壮观。书楼建成,丁家20万卷藏书得以安身。据记载,丁氏家族与《四库全书》还有密切联系。家族中的丁申、丁丙,为抢救战火中的《四库全书》立下汗马功劳。

惜字爱书,泽被后世。后来,其他两幢藏书楼被大火烧毁,“小八千卷楼”却得以幸存,传承至今。

这座古朴的藏书楼,后来成为西泠印社创办人丁仁的书屋“鹤庐”,接下来成为浙大一院首任院长王季午办公之所。2007年,藏书楼被正式辟为浙大一院史陈列馆,供来者瞻仰。

50年代的医院行政会议


如今,在菜市桥桥头,有尊铜像,就是为纪念丁氏兄弟所建,铜像前留下一方铭牌 “乱世救书,功德常存。”

在离“田家园”地名牌不远,有一方四眼古井,这口井曾是丁家数百口人的生活用水来源。

这口古井的来历也是了得。古井边的白墙上有一块装饰古雅的说明牌,上书:“据《乾道志》记载:田家园为南宋御辇院故址,古迹有四眼井,深9.5米,直径1.5米,井壁用条石垒砌,自井底而上每隔三米,石梁支撑,井圈用两块整石凿四孔而成。依据此井形制特点及史籍记载,推断此井已有八百余年历史,至今,水仍可饮用。”

如今院史馆的位置在翘脚楼一楼二楼

悠悠古井传至今,水之清清尤可饮。浙大一院的历史车轮滚滚向前,饮水思源,也成为一代代医者内心的信仰,牢记心头,不曾忘却。

浙大一院内这些古建筑、古树、古迹的遗存得到妥善保护,与时任院长郑树森密不可分。医院将这些历史文化资源,充分挖掘,使这些历史遗存得以修缮利用,以一种新的形式,拓展着医院的文化外延。

田家园小弄堂

我们看到,小八千卷楼被辟为老院史馆,杭州绸业会馆和老浙大电机系楼用作陈列展览、学术研讨、雅集休闲之所,两条石桥额化作医院景观中一座古韵袅袅的小石桥,四眼宋井也经修整复出……

这些历史遗存,身世不同、形态各异,却传递着兴衰沉浮、沧桑变迁,已经成为浙大一院内别具一格的文化景观,追寻它们尘封已久的古老故事,是为了从岁月斑驳的历史中走来,走到现在,走向未来。

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眼科、痔科、病房、小手术室

马一浮、丰子恺等名人曾在此居住
浙大一院庆春路院区中间,原有一条长250米、宽2米的东西向小巷,东起头发巷子(后并入直大方伯巷),西至马市街北段,名马所巷,又名马嫂巷。1992年,医院扩建,该巷并入院内。

这条不算长的巷子里,曾经居住着国学大师马一浮,且演绎了一段竺可桢“三顾茅庐”礼请出山的佳话。

马一浮曾在马所巷13号居住,潜心学问,1918年李叔同出家前曾带丰子恺来此地拜访马一浮。在丰子恺的一篇散文《陋巷》中,他认为马一浮所居住的马所巷是“为灵气所钟而居了颜子的。”

田家园小弄堂


1936年5月18日,竺可桢宣誓就职浙江大学校长。一星期后,竺可桢来到马所巷拜访马一浮,邀请他到浙大任教,随后又在7月17日再到马一浮住所邀请讲学。

为了促成马一浮应聘,竺可桢还托了不少与马相熟的友人,多次去做思想工作。此外,竺可桢还答应马一浮提出的诸多条件:

如多讲课程属国学研究性质,不列入学校一般课程系统;不用到学校讲课,而由学校在离校较近的巷子租一间房,作为讲课之所,学生来听课以示“登门求学”……

但是,马一浮迟迟不肯答应。因为,他对当时的社会文化思潮和教育制度有很大的意见,诚恐杆隔不入,暂做推托。

1976年引进省内第一台超声波诊断仪

后来,抗日战争爆发,马一浮这才离开马所巷,颠沛流离辗转至浙西开化县。马一浮想远走四川,无奈上下老小数人舟车难觅,在困顿之时,马一浮想到了西迁到江西泰和的浙大,于是写信给竺可桢,希望浙大予以接纳,当时,马一浮对现代大学的刻板成见逐渐消解。

这才有了马一浮在江西泰和、广西宜山为浙江大学学生讲国学的后话,这是他唯一一次为现代大学讲授传统学问。之后,马一浮还应竺可桢之邀,以“求是”校训创作了“大不自多”的校歌。

“昔言求是,实启尔求真”,浙大的校歌穿越历史,飘向现代,如今,浙大、浙大附属医院,都秉承着“求是”之魂,创造着属于现代大学的荣光。

60年代医院鸟瞰

1936年,另一位大家入驻“田家园”3号,虽时间仅为一年,他却将“田家园”住所化作他生命中一段最为美好的回忆,他就是丰子恺。

在“田家园”,丰子恺创作了许多绘画作品和散文。他曾在散文《塘栖》《辞缘缘堂》中,多次提到田家园,也多次用笔墨感慨杭州的浓妆淡抹。

第二年,淞沪抗战爆发,丰子恺听闻杭州将有空袭,于是关闭杭州田家园别墅,回到十门湾缘缘堂。不久后,带着全家老小远走大西南,“宁做流浪者,不做亡国奴”的信念,让他开始了长达八年的流亡之路。

此后多年,在“田家园”这个地方,竺可桢创建了浙大医院,开启了他70年来光荣与梦想的征程。

王季午、陈过、郁知非、杨松森、黄怀德、王竞、郑树森、王伟林,八任院长,踩着前人留下的足迹,薪火相传,曾经的“弄堂医院”正在走向国际舞台。

如今,带着历史与荣光,他们,再一次上路。

地址:杭州市庆春路79号(310003) 邮箱:zdyy6616@126.com

电话总机:(0571)87236114 (0571)87236666 急诊电话:(0571)87236300 门诊事项:(0571)87236668

Copyright © 2013 www.zy9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

网站故障联系电话:(0571)87236648 浙ICP备05058494号 设计制作:杭州卓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