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大一院开展全球首例直肠移植+直肠肛门吻合重建手术

2023-08-311825

近日,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(简称“浙大一院”)创新开展全球首例小肠联合部分结肠,再加直肠移植与直肠肛门吻合重建手术,37岁患者大刘(化名)在成功切除巨大恶性肿瘤的同时,更换了全部小肠和部分结直肠,即将告别12年“挂粪袋”的生活,他于8月29日平安出院,开启新的人生。

早在12年前,长期便血、拉稀的大刘确诊患上了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,息肉如黄豆般密密麻麻长满了整个大肠,无法切除干净,且部分息肉已经癌变。为了控制病情,医生切除了他的全部大肠,并在肚子上做了永久性造口以解决排便问题,大刘从此挂上了粪袋,大便会不分时间场合排泄出来,严重困扰着他的生活。

六年后,疾病卷土重来。大刘的肚子里长出了新的肿瘤,不仅侵犯了小肠造成肠瘘,而且包绕着供应小肠的大血管。辗转多家医院,最终切除了一部分小肠,但肿瘤无法切除。到了2023年6月,大刘骨瘦如柴,隆起的大肚子像快要分娩的孕妇,肚皮上的造口皮肤红肿溃烂,痛苦不堪!最后病人家属慕名求诊与浙大一院小肠移植中心主任、国际著名小肠移植专家吴国生教授。

围绕这例疑难复杂患者,浙大一院党委书记梁廷波教授组织专家团队多次进行MDT(多学科联合会诊)。专家团队一致认为,挽救患者生命的唯一办法是彻底切除肿瘤,行小肠移植手术。

小肠联合部分结肠移植,再加上终生造口,是国际上惯用的手术方式,然而由于不能自主控制排便,任何场合都要“挂粪袋”,患者在生理心理和社会层面承受着巨大压力。吴国生教授提出:能不能不做造口,移植小肠及部分结肠的同时,再行直肠移植以避免终生造口?

人体的直肠位于盆腔内,是大肠的末端,在排便过程中承担着至关重要的角色。当粪便充满直肠刺激肠壁感受器,发出冲动传至人腰骶部脊髓内的低级排便中枢,同时上传至大脑皮层而产生便意。如果将结肠和肛门直接接起来没有直肠,就会造成大便失禁。因此,一个大胆设想产生——“能否移植直肠与肛门对接吻合”。

8月4日,由梁廷波书记与吴国生教授联袂主刀,实施了这台全球首创的复杂手术。目前术后已经20多天,移植小肠和结肠全部存活,没有出现免疫排异反应和感染,同时移植的直肠不仅存活,而且与肛门愈合良好,大刘的排便功能正逐渐恢复。

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多器官移植中心,浙大一院秉承“完成别人不能完成的手术、挑战高精尖”的移植精神,积累了大量的高难度器官移植经验,打造医学高峰。吴国生教授介绍,永久性肠造口很常见,如低位直肠肿瘤术后,炎症性肠病或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全结肠切除术后,骨盆严重创伤,先天性肛门直肠畸形等。这例直肠移植的成功,为下一步开展更为复杂的肛门直肠整块移植提供了宝贵的经验,有望为解决终生造口问题指明了新的方向。尽管医学仍有很多未知与极限,对浙大一院而言,哪怕为患者求生路上一路坎坷波折、荆棘密布,但只要有一线生机,都值得“浙一人”挑战极限!